一把锤子的故事——季必梅律师承办故意杀人案办案札记

来源:未知 添加时间:2021-02-24 14:54

有一些故事,那些无奈和精彩,总是值得我们去思考。

今年初,我市某区发生了一起故意杀人案件,近一年的审案已于本周一公开宣判,杀人凶器是一把锤子,这一锤子与藏在《肖申克的救赎》圣经中的鹰嘴锤,莫名的相似,有时深渊和救赎只是一线之隔。

案件简言之,黑某与白某二人到三十岁后,结婚后又离婚再结婚,虽然家里已经有了白某和前妻生的女儿,黑白夫妻婚后又共同生了一个儿子,四个人住在一起。事发时,小男孩三岁,正是可爱兼具调皮的年龄,妹妹16岁的青春中透着一种天生的叛逆,弟弟翻动了妹妹房间的物品,被人正常挨打,后背本能地哭着找妈妈。此后白某带儿子出去洗澡,给黑某和继女留下了矛盾升级,情绪激化的时空。

根据档案中的黑某供认,先是发生口角,她质问女孩为何要欺负弟弟?有人反问他怎么回事?黑某称工作和带孩子全靠家里的开销,为何不体谅她的困难?姑娘又问谁要你出钱?死亡无对证,大概是这样的话赶话,到推搡,到推搡,再到言语的回击:“打我,让我爸把你们都赶出去!”黑某拿起厨房里的一把锤子,直到事情无法挽回为止。黑某还要求白某写遗嘱,把自己的房子留给婚生子继承,法律会根据社会的发展而改变,她拿出的所谓遗嘱浪费了太多的表情,在十年后二十年后又有什么意义呢?他过于关心眼前的利益和得失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出生的黑某,原籍较为偏远的广西省,毕业于安徽省一所知名大学,在大学没有扩招的情况下,他绝对是村里曾经的希望。庭审中,无一位亲属或朋友前来探望黑某,首先,联系其工作单位,将待发工资作为赔偿转入法院账户,单位人事部门第一个反应就是事故给单位造成的不良影响等;其次,黑某远在广西的父母,以疾病暴发的原因表示在庭审中不会来芜湖,赔偿问题自不必多说;最后,两位丈夫更不用提,突然间明白了自己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。本案审理中,对于杀人案的事实无可辩驳,量刑方面因个案情况不同而有所不同。年轻姑娘死后无法复生,白某作为一家之主,一家人收入不均,二人无法调和家人女儿和继母之间的矛盾,他有错,失去了女儿,他有错,谁也得不到他想要的。最为可怜的还是年仅三岁的弟弟,他日长大成人后,如何面对如此畸形的爱恨情仇,也鉴于家庭纠纷所引发的矛盾,在考虑到其他从轻处罚的情节后,法庭判决黑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。

私下认为黑某会杀了一个16岁的女孩,那是因为婚姻的不幸,当断了线,没有理清生活的头绪和焦点。有时候我会对身边的年轻女孩说,别急着结婚,我们对人生、对别人、对自己都还只是自己的想象,否则还没想清楚,就要对别人的人生负责,会很辛苦的。

身为一名打工者,遇到不公、不顺的事情太平常了,可有些生活中的一些事情是不值得一提的,有些叽叽喳喳也大可不必在意,而有些事情则需要一直坚持不懈地努力,大地辽远,星光漫天,我们就是需要花一点时间认真对待。

  联系人:沈楚雄律师

  传真:18955310625

  邮箱:scx7@qq.com

  律所地址:合肥市北城世纪城金源大道祥徽苑写字楼1号23层 安徽金太亚(合肥)律师事务所

合肥律师咨询电话 18955310625
xml地图